辛西娅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第二章,临渊羡鱼,辛西娅,三八文学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我的腿霎时有些发软,又被他稳稳托住,就势揉捏着两瓣软肉。

他看我喘的太厉害,声音颤巍巍,一弄一响,都快要引人进来。

他漂亮的脸露出无可奈何的神情,我看了更高兴。谁知道下一刻嘴里就被塞了团成一团的领带,正巧是刚才我舔过的。

两下情景交错,我愈来愈激动,想喊却喊不出,嘴里塞的严严实实。

我怀疑他在对我使用刑侦手法。

我有证据。不知他从哪变出一管透明液体,打开盖子倒了点在掌心,打湿了中指和无名指。

我目瞪口呆,“怎么连这种东西都有?”他瞥我一眼,但笑不语。浑身都散发着莫名气息。

沈临瑜缓慢的伸了手,痛感只有丝微,余下的是冰凉和火热。

他摸着凌霄花的花蕊,那花很没骨气,花叶收拢眷恋着他的指节,花心犹如吸收雨露般吮过水液,花萼依偎在他手里。

我痛恨自己是朵凌霄花。

不然哪能轻易被沈临瑜摘下,任意蹂躏。余韵悠长中凌霄花含露绽放,沈临瑜倾身覆了上去。

“挤得这么紧,取暖吗!”

“怕你少了快活……”

他的声线一向华丽低沉,此刻染了些欲色,更加黯哑。他进的更多,我求饶也来不及,任人顶撞。

迭坐在宽大的椅上,我都怕椅子受不住,更遑论受力点是我自己了。看来我的腿确实是很有用处的,可以跨坐在他腰腹上,不至于掉下去了……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沈临瑜总是亲手把我送上云端,又拽下来,踩进泥里。

各种意义上。

小时候,我以为他是对我真好。

在沈家,这么多儿子女儿里,我只跟他一个哥哥好。

我那时也有眼光,这些人里,继承了偌大家业的也只有沈临瑜。

他的母亲是沈远第一任妻子,生了沈临瑜就撒手人寰,沈远也不怎么喜欢这个大儿子,觉得他小小年纪,心思太重。

至于我,不过是一个情妇的私生子。那个情妇连名分也不配有,生了我,就被送走了。

我在沈家排行第四,可我讨厌别人叫我四少爷。

因为我小时候性子又臭又硬,倔的没边,没少和哥哥弟弟打架,所以老是被沈远罚。

不许吃饭,不许出门,甚至动棍子打。

我那时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
言情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小妖精

thesolitude

私人性灌输【快穿,人兽产乳】

在发光的鱼

爱不及(1v1)

仙芝

女警的致命赌局

yinfaqiang

惩罚

郑泽

欺负闷骚小处男

marcyment